主页 > I维生活 >红绿灯是人类史上最糟糕的一项发明,为什幺会设计出一个8%的人 >

红绿灯是人类史上最糟糕的一项发明,为什幺会设计出一个8%的人

来源:龙8国际pt客户端下载_注册赠送体验金2020      2020-07-29 09:06:29     阅读次数:141

昨天台湾的雨量图有很多的讨论,看看「护国神山」怎幺挡住从东边过来的颱风!但是我要歪楼讨论另外一件事情:在公开讯息之中,颜色使用对色盲者造成的困扰。

红绿灯是人类史上最糟糕的一项发明,为什幺会设计出一个8%的人

看这张图的第一眼,我看到的讯息是:「哇,雨都下在山上,左右平地都没雨!」后来,我才发现我看错了。这张图中,色盲(或色弱)的人看到的浅蓝和浅紫是完全相同的颜色。因此我们眼中看到「降雨最强」的花东两县,和「降雨最弱」的中北部平原,颜色竟然是一模一样的!辨色力异常的基因在人类之中占了8%左右,也就是说,有8%的男性,加上0.64%左右女性,有辨色力异常的现象。他们很可能跟我一样,无法正确解读这张图里面所呈现的内容。

最常见的辨色力异常发生在红色的锥状细胞。这些人视网膜红色受体和绿色受体的波长太过接近,所以他们对红色极度不敏锐。我在看恐怖片的时候完全不怕脑袋爆血的镜头,因为对我来说,那只是「湿湿的深色液体流出来」。对红色感光迟钝的人来说,红色、褐色、绿色三者对他们是连续的变异,而且他们完全没有办法区别蓝色和紫色。紫色是加了红色的蓝色,当你用电脑把红色的彩度筛掉,它就跟蓝色无异。当你用电脑把照片的红色筛掉60%,那就是我眼中的世界。

每13个人就有一位没有办法判别研究单位公开的重要讯息。这听起来好像还算可以接受?每13个人就有一位没有办法辨别锂电池放在充电器上的时候是不是充饱了,他们只能儘量让电池隔夜充久一点?这也还好。每13个人就有一位在帮汽车接电瓶的时候要向旁边的人确认,以免电瓶反接烧掉线路?在高速公路的改成ETC收费之前,每13个驾驶人就有一位没有办法分辨收费站调拨车道的红灯和绿灯,因为他们是用箭头和叉叉来判别的?附加一点,你不用担心他们看不清楚红绿灯,因为红绿灯的绿色故意混合了蓝色,所以他们是可以分辨红绿灯的──虽然反应时间要比一般人慢几秒钟。如果两岸打起来,每13个军人就有一位在战场上分不清敌我,因为他们其实看不清楚红军的帽徽?

其他12个人都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对不对?就连那第13个人,如果他没有跟别人仔细讨论过,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身处险境的。很多色盲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益受损,而且大部分色盲的人都觉得,「没关係,我问一下旁边的人就好了。」只是,当各个少数族裔开始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色盲的人权益又在哪里呢?

红绿灯确实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发明,为什幺有人会设计出一个8%的人没有办法区别的辨识系统?我如果提出一个废除红绿灯的想法,大家会认为我疯了对吧?但是,至少,未来政府在利用图像呈现重要讯息的时候,「先给色盲的人过目一下吧」,这主意如何?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每一个班级跟每一个单位,都找得到这样的人,因为色盲的人真的没有那幺少见!

红绿灯是人类史上最糟糕的一项发明,为什幺会设计出一个8%的人

这问题超级难回答的,因为色盲的人永远也不知道正常的人眼中看到的世界,就像正常人也永远无法看到色盲人眼中的世界。曾经有一个超可爱的学生拿一个红色的糖罐子问我:「你能看到它的红色吗?」「不行,它在我眼中是透明的,」我唬她,「所以我直接就可以看穿它里面装的是糖。」她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时,我说:「所以,超人穿那什幺红色内裤都没用,里面都会被我们看光光。」从这串对话,你就知道变种人和正常人之间的误解有多深了!

人类的彩色视觉三种感光细胞所组成,每个感光元件会有它最敏感的吸光值,由长波至短波分别是:L视锥细胞,580– 564nm;M视锥细胞,555– 534nm;S视锥细胞,440 – 420 nm。这三种锥状细胞也就是俗称的RGB三色(这是一个俗称,其实这三种细胞的吸光值并不完全对应这三种颜色)。在某一个颜色映入眼帘,它会给这三种细胞不同程度的刺激:波长越接近A感光元件,给予A的刺激就会越强烈,而给予B或C的刺激就相对薄弱。我们的大脑就是判断色光对ABC三组元件的刺激程度,利用类似内插法的方式来解读入射的光源颜色。

大部分色盲或色弱的人看到的世界并不是灰色的!即使三组感光细胞有一整组完全坏掉,内插法仍然可以发挥作用,所以在跟你们相较之前,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看到的世界是彩色的。只是经过比较,才知道彩度没有你们的世界那幺高。大部分的鸟类和鬣蜥比人类还要更多一组感光元件,所以如果鸟类发展出智慧,他们也会误以为人类看到的是灰阶的世界。我们硬是比牠们少了一整组感光元件,所以人类的彩色视觉比起鸟类和某些爬行动物其实逊色太多了。

我是少数带有色弱基因、但是却又非常喜欢在野外观察动植物的人。从大学开始,我一位非常要好的室友常常在野外拿不同的颜色考验我的视觉,久而久之,慢慢就知道自己的症状在哪里。另有一个学生把一张照片做了三组处理给我看,分别利用Photoshop稍稍调淡照片中的RGB三色。调淡G和调淡B的两张照片我马上发觉有异,但是调淡R的那组,我却看不太出来。我猜想,当你们把照片调到「我也开始觉得照片有问题」的那个临界点,大约就是从我眼中看到的世界。这个数值大约是把红色调低一半。所以,我自己知道,我应该就是长波的感光元件敏感度出了问题。

网路上有人提到,色弱的人是不是「互补色分不出来」?我其实对色彩缺乏研究,色弱的人就是不懂颜色啊,所以我说不上来。但是,分不清楚红绿的问题跟互补色应该无关,而是因为我的L视锥细胞的最佳吸光值太接近M视锥细胞的吸光值,所以当你给我看这两个颜色,给我的神经刺激就是分不出来,这是用学习也无法解决的问题。另外一种情况则是,我分不出「里面有没有红色的成分」。颜料中的紫色是蓝色加上红色,但是我看不清楚红,所以浅紫色和浅蓝色极为类似。浅粉色和白色几乎是一样的,它给我的刺激太弱了。深红色和深褐色看起来一样,而浅褐色和深绿色看起来也一样。

另外一个出乎一般人想像的是:色弱的人最严重的不是红绿灯分不清,而是红灯和黄灯分不清。交通号誌中的绿灯故意加了蓝色在里面,正好是S视锥细胞管理的範围。这组基因坏掉的比例偏低,所以大部分色弱的人可以看到绿灯发出的蓝色光泽。但是对我们来说,红灯像是深一点的橙色,黄灯像是淡一点的橙色。分辨红黄灯其实是透过经验累积,而不是透过颜色──深色的猜它是红灯,浅色的猜它是黄灯。更糟糕的是LED元件使用的绿色和红色,这种设计完全超越色弱者神经判别的极限。当充电器只用一枚LED的时候,缺乏位置资讯,大部分红绿色盲的人都分辨不出来。

后记

昨天的文章原本只是调侃自己眼睛脱窗的欢乐写作,本来只想为网友们在颱风天带来一些些欢乐,没想到却被大家广为流传转贴,这倒是在意料之外。昨天傍晚甚至惊动到了气象局的高层,辛在勤局长私讯过来,说要检讨局里对颜色使用的方式,反而让我很不好意思。气象局使用现在的颜色系统已经行之有年,任何的更动都会涉及整个系统的稳定,所以这还有待资讯人员的评估;但是辛局长有这样的心意,已经让色弱的人非常感动了。色盲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议题,它牵涉到神经,也牵涉到学习和认知。如果有人需要做实验的人,我第一个报名,只要不要打破我的脑袋,做什幺实验都可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广州N生活历|享受汽车生活|贴心的生活服务|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